<tbody id="nleqf"><track id="nleqf"></track></tbody>

    1.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確認區塊鏈電子存證法律效力啦!

      閱讀(522)頂(0)踩(0)發布作者:王茹發布日期:2021-10-29 11:39

      摘要

      存證上鏈是區塊鏈世界與現實世界互為映射的重要環節。今年6月份,杭州互聯網法院首次對區塊鏈電子存證法律效力予以確認,引發各方矚目,近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更是對區塊鏈存證作出進一步的司法解釋,存證上鏈從此迎來歷史性的里程碑時刻。究竟區塊鏈存證的司法效力能夠在哪些場景中被應用?存證上鏈又需要滿足哪些審查條件才能被法院認可?區塊鏈存證與傳統的第三方電子存證有何本質區別?還有哪些存證上鏈的場景值得我們期待?本文將和讀者一起探討區塊鏈電子存證的來龍去脈。

      報告正文

      1.事件回顧

      2018年9月7日,中國最高人民法院公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互聯網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即日起施行?!兑幎ā穼ヂ摼W法院審理案件采取在線方式、受理案件范圍、互聯網訴訟平臺建設、在線處理起訴材料、在線證據交換、訴訟和證據材料電子化等方面進行了相關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網《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截圖

      其中,第十一條規定指出:“當事人提交的電子數據,通過電子簽名、可信時間戳、哈希值校驗、區塊鏈等證據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術手段或者通過電子取證存證平臺認證,能夠證明其真實性的,互聯網法院應當確認?!边@是最高人民法院首次對以區塊鏈技術進行存證的電子數據真實性作出司法解釋,由此區塊鏈存證的法律效力得到進一步確認。作為互聯網技術與電子數據存證的新融合,存證上鏈給機構和維權模式創新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也為實體經濟的資產上鏈和業務上鏈增添了更豐富的想象空間。

      2.?里程碑意義:區塊鏈存證的司法效力適用于多種互聯網場景

      我們認為,最高院《規定》施行對于存證上鏈的里程碑意義,不僅在司法解釋層面確立了區塊鏈存證的法律效力,而且進一步明確11類案件歸屬互聯網法院的集中管轄范圍,這意味著區塊鏈存證的司法效力適用于多種互聯網場景。

      據最高人民法院司改辦負責人介紹,《規定》中互聯網法院管轄范圍的互聯網屬性更加突出,例如對互聯網合同類案件強調“簽訂、履行行為均在互聯網上”,對互聯網民事侵權類案件強調“在互聯網上發生”,對侵犯網絡著作權案件強調相關作品應當是“在線發表”或者“在線傳播”等。

      《關于互聯網法院審理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明確11類案件歸互聯網法院管轄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最高院《規定》在原杭州互聯網法院案件管轄范圍的基礎上,又進行了重要的有益補充。第一是將在互聯網上侵害他人人格權糾紛擴展為在互聯網上侵害他人人身權、財產權等民事權益而產生的糾紛;第二是新增了檢察機關提起的互聯網公益訴訟案件;第三是將互聯網行政糾紛進一步細化為互聯網信息服務管理、互聯網商品交易及有關服務管理等行政糾紛。

      存證上鏈有法可依在技術層面的實現條件,還需要互聯網訴訟平臺對接多種互聯網場景數據接口的電子證據平臺。2018年6月28日,杭州互聯網法院電子證據平臺正式對外上線。該平臺在證據和審判之間建立起專門的數據通道,可以對接第三方數據持有者(如電商平臺等)、第三方數據服務提供商(如運營商平臺、電子簽約平臺、存證機構平臺)等多個電子數據來源接口,有利于電子證據的有效收集、安全保全和高效提取。在不到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內,該證據平臺存證總量截至目前為止已超過190萬條。

      可以預見,存證上鏈在我國將不再是一紙空談,而是成為國民對網絡虛擬財產、知識產權、企業商業秘密、公民個人信息等權益進行確權維權的有力手段,并有望迅速得到廣泛應用和普及。

      3.?區塊鏈存證與普通第三方存證的主要區別

      如前所述,區塊鏈存證技術在司法領域的突破與我國互聯網法治自主創新的實踐密不可分。2017年8月18日,全球首家互聯網法院在浙江省杭州市掛牌成立。2018年6月28日,杭州互聯網法院對一起侵害作品信息網絡傳播權糾紛案進行了公開宣判,首次對采用區塊鏈技術存證的電子數據的法律效力予以確認,并在判決中較為全面地闡述了區塊鏈存證的技術細節以及司法認定尺度。

      根據杭州市互聯網法院的觀點,區塊鏈作為一種去中心化的數據庫,具有開放性、分布式、不可逆性等特點,其作為一種電子數據存儲平臺具有低成本、高效率、穩固性的優勢,在實踐審判中應以技術中立、技術說明、個案審查為原則,對該種電子證據存儲方式的法律效力予以綜合認定。具體審查方式如下:

      1)審查電子數據來源的真實性。包括第三方存證平臺資質合規、產生電子數據的技術可靠、傳遞電子數據的路徑可查;

      2)審查電子數據存儲的可靠性。包括電子數據上傳至公共區塊鏈、各區塊鏈存放內容相互印證、區塊節點生成時間符合邏輯;

      3)審查電子數據內容的完整性。即電子數據Hash值能驗算一致未被修改;

      4)審查電子證據與其他證據相互印證的關聯度,對該種證據的法律效力及證明力予以確認。

      由此可見,在滿足審查條件后區塊鏈存證“自證清白”的優勢能夠得到司法部門認可。傳統的固證手段主要依靠公證處,然而公證處在時間響應、應用場景和操作成本等多方面難以滿足電子數據存證的需求,因此出現一批第三方存證機構,通過開發出特定場景下的取證應用,使當事人可以低成本地對電子數據進行證據固定。這種第三方存證模式實際上并沒有改變原有的自證痛點。通常來說,從前端存證到公證處出證不僅存在時間差,而且防篡改能力弱。這是因為當事人使用第三方機構的存證應用取得證據并進入司法程序后,需要交由公證處、鑒定中心等權威機構出具公證書和鑒定報告,才能使電子存證具備法律效力。

      我們認為,區塊鏈存證之所以在最高院的司法解釋中與電子簽名、可信時間戳、哈希值校驗進行明確區分,其關鍵就在于區塊鏈在原有加密技術基礎上,又引入了共識機制和去中心化存儲兩大核心技術。不同于普通存證由第三方電子合同平臺本地保存在自己機構或者租賃的服務器上,區塊鏈存證由第三方平臺聯合司法鑒定、審計、公證、仲裁等權威機構組成聯盟鏈共識驗證節點,支持電子數據在區塊鏈上的存證和取證服務。由于所有參與的驗證節點都采取同一套共識機制,數據備份在該聯盟鏈網絡的每一臺計算機或服務器中,使得數據安全和防篡改能力大幅度提高,因此當糾紛發生時,當事人既可以實現隨時取證,仲裁機構也可以直接從其運維的節點中獲取和驗證數據,不再需要等待其他機構出具證明。

      區塊鏈存證與普通第三方存證的主要區別

      4. 存證上鏈,還有哪些場景值得期待?

      1)仲裁存證

      仲裁存證是區塊鏈電子存證產業鏈的重要一環。在取證環節,由于區塊鏈的存證方式為多方參與的分布式存儲,同時允許司法機構、仲裁機構、審計機構等多個共識驗證節點在聯盟鏈上共享電子證據,因此在理論上可以實現秒級數據傳輸,不僅降低取證的時間成本,而且還能優化仲裁流程,提高多方協作效率。

      2017年,微眾銀行聯合廣州仲裁委、杭州亦筆科技三方基于FISCO BCOS區塊鏈底層平臺打造“仲裁鏈”;2018年2月,廣州仲裁委基于“仲裁鏈”出具了業內首份裁決書。通過“仲裁鏈”,仲裁機構能夠從證據產生初期就參與到存證業務的過程中,參與多方共識進行實時見證,當發生糾紛時,經核實簽名的存證數據即可被視為直接證據,極大地縮減了仲裁流程。

      2)公益訴訟

      與刑事立案監督相比,公益訴訟的線索來源更加廣泛,其中行政機關提供的數據占比很小,更多的線索是從機關、企業、事業單位、團體、機構等廣泛的社會行業數據中獲取。利用區塊鏈去中心化記賬和數據難以篡改的特點,可以在檢察機關和相關單位之間構建可信機制,讓數據的獲取、存儲、分析、推送等全流程都真實可信,不僅最大程度上保障數據提供方的隱私,同時還能保證檢察機關不遺漏與業務相關的重要信息。

      2018年6月,在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技術信息中心指導下,武漢市經濟技術開發區檢察院率先利用區塊鏈和衛星通訊技術對一起公益訴訟案進行調查取證,發現并證實了一塊農田發生土質硬化及搭建違章建筑的過程。其中,運用區塊鏈技術可以在衛星遙感影像數據產生時即對數據真實性進行認證,并為舉證數據的真實性提供保障,從而解決公益訴訟領域長期以來“取證難”的法律痛點。

      3)電子發票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騙稅、偷稅、漏稅等現象一直是傳統稅收模式中的難題。通過區塊鏈技術在企業、稅務機關、會計師事務所等財務稅務參與主體之間建立統一的多方共識,搭建財稅業務公共區塊鏈和分布式賬本平臺,不僅有助于納稅人對電子發票進行追溯和驗證,與此同時稅務部門還可以對納稅人發票申領、流轉、報稅等過程實行全方位監管。

      2018年5月,騰訊與深圳市國家稅務局聯合建立“智稅”創新實驗室;6月22日,廣州稅務部門率先推出電子發票“稅鏈”平臺,并授權廣州燃氣集團有限公司加入;7月13日,“稅鏈”平臺迎來首批100戶企業試點;7月5日,東港股份有限公司聯合井通科技建立電子票據區塊鏈實驗室并發布區塊鏈電子發票產品;8月10日,深圳國貿旋轉餐廳開出了全國首張區塊鏈電子發票,同時深圳成為全國區塊鏈電子發票試點城市。

      4)版權登記

      對于大量的互聯網作品(例如微視頻、圖片、網絡文學等)而言,要在中國版權保護中心進行版權登記的門檻較高,一是登記周期較長,官方審核一般需要20個工作日,二是登記價格偏高,登記單件作品的市場價高達數百元,這主要是由技術層面的低效率造成的。通過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共識算法,不僅可以達到接近于0元成本的數據記錄,而且還能實現秒級確認的確權驗證,有效解決傳統版權登記模式的高成本和低效率痛點。

      2018年,國內涌現出多個以區塊鏈技術為基礎的第三方版權服務平臺。百度和360分別推出“圖騰”和“圖刻”,免費提供原創作品登記服務,采用區塊鏈版權登記網絡,配合可信時間戳、鏈戳雙重認證,為每張原創圖片生成版權DNA;小犀智能聯合重慶市江北公證處、重慶市版權保護中心等多家知識產權領域的相關機構成立版權鏈聯盟,當事人在對版權作品進行鏈上確認后,可以通過平臺在線提交“保全證據”公證以及版權保護中心的在線登記。

      綜上所述,區塊鏈電子存證法律效力在我國得到最高院確認,這不僅標志著區塊鏈技術在司法領域的應用落地和價值驗證,而且對于區塊鏈行業和司法實踐均有著里程碑式的意義。本次《規定》的發布和實施,肯定了區塊鏈技術為司法提供真實透明、可追溯的電子存證創新行之有效,同時也為我國進一步探索互聯網司法模式、總結和推廣網絡治理的中國經驗提供了新方向??梢云诖?,存證上鏈將成為全行業和全領域的剛性需求,并為實體經濟大規模應用區塊鏈進行轉型升級提供技術和制度保障。

      本文為轉載文,如若侵權請聯系刪除



      頂(0)

      踩(0)
      網友評論(0)

      暫無數據~
      立即去評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