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ody id="nleqf"><track id="nleqf"></track></tbody>

    1. 【轉】熊超律師說:著作權維權不能走向“商業化彎路”!

      閱讀(1378)頂(0)踩(0)發布作者:楊靜發布日期:2021-01-19 16:18

      熊超律師說:著作權維權不能走向“商業化彎路”!

      近年來,隨著科技的進步、互聯網的普及,大量的作品在互聯網中被免費傳播、復制,造成造成著作權侵權現象的嚴重。而互聯網的普及,也使得著作權主體出現多重化和多樣化。另外一方面,國家的立法和司法環境,逐漸對知識產權予以重視保護。在雙重和多重因素的情況下,使得著作權人的版權維權意識增長,但是另外一方面,也引發了更多的商業機構,對所謂的著作權維權市場進行商業化。

      本人在近年以來,接觸和代理的著作權侵權案件擔任被告代理人角色中,其原告主體大多數為商業化的“機構”,商業化和市場化的的維權。這種維權方式使之與立法的維權本義,漸行漸遠。

      一、所謂著作權維權“商業化”類案件的幾個特點

      1、原告主體大多數為“圖片公司”、“傳媒公司”等,其訴權來源于著作權人“授權”。該類主體,名義上是圖片公司或傳媒公司公司跟實質上以著作權維權,作為主營業務。在與真正的著作權人的關系上存在授權委托,合同關系,著作權人將著作權的維權,工作事宜等授權直至相應的商業機構。

      而知識產權知識產權的轉授權授權轉售轉售行為本身也在司法和立法上存在一定爭議。

      2、在維權證據的取得上,往往是先有侵權,后有許可以及授權。此類商業性機構,在實踐中,有大批業務人員,在互聯網上搜集相應圖片侵權的問題和現象。也有專門從事針對某些傳媒新企業的人員就其發布的和更新的媒體內容,文章內容等,進行所謂的維權監督。幾當傳媒類公司有文章或圖片發布后,該等人員針對此文章和圖片進行,是否存在維權的情況分析。一旦發現,或可能存在侵權等情況折想其他辦法,聯系到版權是真正版權人,并取得其授權后進行所謂的法律維權。

      所以在這種模式下往往是先有互聯網中的侵權事實,后有取證,公正以及著作權人的許可授權,或轉授權的行為的產生。而這種的取證行為的目的,則更能體現其商業性的變現目的。

      3、著作權人對該等商業機構通常為免費授權以及維權后變現分成的合作模式。正是因為如此免費以及分成的合作模式,才會有更多的著作權人愿意將其作品許可,我授權給你,該等商業性機構,并且也愿意轉移其作品訴權。商業機構在維權獲得實際收入后,按其約定,分層次,制作權。開燈行為成為了著作權人作品變現的來源方式之一。

      4、實踐中商業性機構可以再次與其他律師事務所進行合作,通常以律師或律師事務所墊付相應費用的無風險分成模式,進行合作。實踐中,商業機構將此等類案件進行證據保全和收集證據后,轉委托至律師事務所或律師個人,由律師代表其進行法律訴訟。通過司法判決的形式或者是調解和解的形式,將侵權類案件維權獲得收益。又通過與律師和律師事務所的合作分成協議獲得其中約定的分成收入。

      5、大多數著作權類侵權案件經營,調解或和解的形式解決。因為商業性機構進行的是全國式區域范圍的維權,律師或其他的維權法律性機構,也存在跨地域性的一些成本等。并且考慮到訴訟,司法訴訟的實際成本,愿意以調解協商的方式,予以解決。從而使得,調解和調和解的方式成為該的案件的主要解決方式。

      6、訴訟或司法的裁判的負面影響,成為了侵權人的被迫接受和解的主要原因。


      二、著作權維權商業化是著作權法律制度在實踐中的“跑偏現象”,偏離了著作權維權立法制度的本意。

      商業化維權的推動者僅僅是版權商業性機構(版權商),而并非作品的真正著作權人。這一實際現象的存在,也只會進一步加劇版權商與作品使用者之間的矛盾,不利于問題的解決?! ?/p>

      我們研究其商業化模式的成因:

      1、因為科學技術進步帶來的傳播、網絡用戶的交互便利使得著作權侵權變得十分便利且成本極低,維權商業性機構逐漸變化為通過這種商業模式侵權方式獲取經濟利益的市場主體。

      2、著作權制度的有效運行很大程度上取決于普遍性著作權得到尊周與保護,而因為著作權制度運行中不同主體的訴求的不同,也導致非著作權人(商業性維權機構)很難做到尊重知識產權。

      3、我國的“文化傳統”“生產生活習慣”導致個體無形資產意識極為淡泊,無形資產等知識產權并未得到與實體財產相同的地位。

      4、經濟利益的刺激,也將導致商業化維權局面的加劇。

      著作權維權的立法制度的本意,應當是尊重和保護著作權成為無形資產財產權利的實際價值。而并非類似于此商業化,維權模式的經濟利益的爭奪和攫取。保護知識產權,減少侵權行為的發生,也許是減少減輕維權商業模式的有效辦法?! ?/p>

      三、法院等司法機構淪為了著作權商業化維權的“工具”,侵害其司法權威性,助推了商業化維權的發展。

      著作權商業維權模式的基本手段,就是利用和通過司法審判程序,

      使其“侵權作品”得以經濟利益的變現。那么在此程序和流程當中,人民法院或其他司法機構在模式中起到了相當重要的作用。不過,鑒于商業維權模式的,歪曲立法本意之現象,則人民法院將繼續淪為其實質經濟利益變現工具。

      1、法院等司法機構成為了“侵權作品”的市場定價工具。依照司

      法實務實踐慣例,侵權行為導致的侵權損害賠償數額比照正常作品合法授權經濟利益的3~4倍進行“懲罰性判定賠償”。有鑒于此,那么針對侵權作品(單幅的作品)司法判決賠償金額則會成為其他類似作品的維權和賠償的最終金額。所以此時,法院等司法機構,則成為侵權作品定價的機構。

      2、法院等司法機構也成為了商業性維權模式中的變現工具。正如

      前述介紹,法院等司法機構是商業維權模式中,重要的組成部分以及必不可少的程序。那么在通過司法審判或者司法和解,協商等程序之下,侵權作品的市場利益得以變現。

      3、商業性的維權模式浪費了大量司法資源。從其維權的初衷和目

      的來看,維權方大多以實現侵權賠償為目的,而并非通過司法機構進行審判判斷,斷定是非曲直還原或維護財產的權益初衷。從所謂維權者的本意來看,更加希望是有更多的侵權者使用該著作權,那么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商業維權者將會有更大的經濟利益。所以,其一而再再而三的所謂重復性的維權等等情況只會造成人民司法資源的極大浪費,而造成需要人民司法機構進行合理公平審判的資源性的浪費。

      4、法院等司法機構的此類裁判,在另外一個層面反而造成了維權

      商業化的擴大。正因為有法院的司法機構判決的“壯膽”和背書,此類著作權商業維權商業性機構,正如雨后春筍般洶涌而至。善意的、合理的法律,被故意的、惡意的利用,這是我們司法的悲哀。

      所以如何理清,或者用什么樣的模式和制度設定此類維權,設定特定的程序和模式,非常有必要。


      四、建議在立法、司法上完善和嚴格著作權人的授權許可制度,嚴格訴權的“轉授”。

      訴訟權利應當為權利人在維權過程中的基本權利之一,該權利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人身性的屬性。而通過合同的方式將訴權(或者是著作權維權權利)進行轉移至第三方,且在第三方尚不為我國法律所認可之法律事務代理性機構主體條件的情況下,將訴權剝離權利人合同轉移性的方式,必然會造成著作權商業維權模式的來源。

      當然在我國目前發展特定情況下。維權的訴訟權利是否可以通過許可方式進行轉移?則應當建立有序,合理,科學的相應制度和監管制度。這也是著作權在我國司法實務中的重大課題,值得我們去研究。

      綜上,要減少著作權維權商業化手段的運用,就必須從根本上解決著作權侵權的問題,逐漸從根本意義上使所有權制度變得清晰。另外,也要創新著作權相關權利人運用新的方式盈利,減少給作品使用者帶來的經濟及操作上的不方便。


      作者:熊超 律師

      發布時間:2020年7月19日

      原文鏈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161667076




      頂(0)

      踩(0)
      網友評論(0)

      暫無數據~
      立即去評論吧